不要污 要优雅〜

  诗三百  

【楼诚深夜60分】不可说

不可说

出题者: @Reiyo 


 @楼诚深夜60分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这句话在明家要问谁理解的最通透,那非明台莫属了。从小到大看着大哥和阿诚哥虐狗,还不让自己明说宝宝心里苦啊!

 

小时候:

 

“大姐,帮我换衣服嘛。”

 

“明台你都多大了,要学会自理,不能总依靠他人。”明镜教育着明台。明台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次日清晨,阿诚着外套替明楼换上的时候,明台窜了进来,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大哥你都多大了,要学会自理,不能总依靠他人。”

 

于是乎,明台以“没大没小,进门不敲门,不懂规矩”的“罪名”被阿诚在明楼授意下执行了家法。

 

明台K.O x 1  宝宝伤心,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巴黎时:

 

“大哥,楼上阿诚哥的房间能不能让给我住?”初到巴黎不久的明台对让自己住阁楼表示很不满意,果然大姐不在自己就是被欺压的那个。

 

“不行,难道你让你阿诚哥住到阁楼去吗?”明楼翻着报纸,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些年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长幼尊卑和先来后到一点都没学到脑子里去吗?”

 

“可是阿诚哥明明都一直睡在你的房间里啊,为什么不能把房间让给我啊。”明台吵吵嚷嚷,“你不让我住,我就去找大姐告状。”

 

阿诚买完菜推门进来,听到明台要告状,问道“我们家小少爷又怎么了呀?”

 

“阿诚哥,你评评理,你明明每天都睡大哥房里,我住你房间为什么大哥就不同意了。”

 

听了明台的话,阿诚羞红了脸,“我哪有一直住大哥房间,我今天晚上之后就回自己房间住,你还是安心住阁楼吧。”

 

明楼一听阿诚晚上要回二楼房间和自己分房睡,推了推眼镜,眯起了双眼,“咳咳……阿诚啊,明台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该动家法了。”

 

于是乎,明台以“年纪这么大不懂规矩”的“罪名”被阿诚在明楼授意下执行了家法。又被明楼以明台遭受了家法不方便住阁楼,如愿得到阿诚房间的暂时居住权,而阿诚继续和明楼睡一间。

 

明台K.O x 2  宝宝伤心,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处理伤口时:

 

架也打了,东西也砸了,阿诚哥也伤了,明台灰溜溜地敲了敲明楼房间的门,想要讨个说法。进门就看到自己的大哥再为阿诚哥处理伤口,自己默默地站在门口只想成为一块背景板。

 

“会缝合伤口吗?”

 

“不……不会。”要是我说会了一定会被打的!

 

“哼,现在军校越来越不像话了,什么都不教。”

 

“大……大哥,”明台表示不服,“你不应该直接把纱布剪开吗?这样一圈一圈在阿诚哥身上饶多麻烦。军校里教过这个的。”

 

明楼(¬_¬)

 

阿诚⁄(⁄ ⁄•⁄ω⁄•⁄ ⁄)⁄

 

明台(。﹏。*)

 

“阿诚,等会包扎完麻烦你帮我去小祠堂拿一下小皮鞭,我要亲自动家法。”

 

于是乎,明台以“以下犯上,破坏家中物品”的“罪名”被明楼亲自施行了家法。

 

明台K.O x 3  宝宝伤心,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即是错。

 

END


评论(15)
热度(238)
© 诗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