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污 要优雅〜

  诗三百  

【楼诚AU】实验室二三事(2)

今天我会双更!晚上更捡个弟弟!攒rp的日子又将开始了!

-------------------------------------------------------------------------

晚上下班后,阿诚锁了实验室的门等着明楼一起回家。明公馆在市区里学校远得很,明楼就在离实验楼比较近的北门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阿诚考来这里明楼也就让他住研究生公寓,拖着他的行李顺理成章的搬进了公寓。

 

走在回家的路上,阿诚还在想着明台的问题,提议道:“大哥,要是明台一定要转专业学化学,要不就跟着你算了。”

 

“疯子虽说有时候人激进一点,但科研上确实是拿得出手的。我担心明台这轴脾气不会愿意跟着我的。”明楼提起王天风就恨的牙痒痒。

 

阿诚知道明楼和王天风从大学本科一个寝室开始就不对付,互相谁都不服气谁,但机缘巧合回国的两人又都被分到了一个学校一个课题组还是一个办公室……阿诚称之为缘分,明楼则称之为前世的报应。

 

阿诚点头表示赞同,说道:“也是这毒蜂的绰号也不是白来的,这盯着目标不放松的劲头让人吃不消。要是换了别人挖来明台,我们还能想着给明堂表哥那里送过去,研究研究香精香料也是不错的。”

 

“别提那小子了,一提就来气。等会晚上我们再讨论讨论那个文章大修的事情。”

 

阿诚笑着问:“讨论得晚了还睡你屋?”

 

明楼拉住阿诚的手,一本正经地说:“不然这么晚了你再回去我多不放心。”

 

“对对对,到隔壁房间一共不超过十步路,步步凶险异常,稍有不慎我就粉身碎骨了。”阿诚顺着明楼的话继续说道。

 

“那当然。”

 

“你开心就好……”阿诚早已习惯明楼这样的行事风格。

 

全新的一周,认真听话的明台一大早叼着早饭连发型都没整理就来到了实验室。因为今天他漂亮的小师姐让他早点来,想着爬起来就看到时钟指向了八点,他一路狂奔到实验室大门口的时候是九点差一刻,他被眼前的情况惊呆了。

 

紧闭的办公室大门,连灯都还没开的走道,整层都空无一人,除了一个心急火燎担心自己来玩的明台和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分析仪器们。

 

坐在走道上的乒乓球球台上,啃着还冒着热气的早饭,想着自己可爱的小师姐于曼丽能早些出现解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只可惜吃完早饭很久,时针都快指到十点他才听到了有人的声响。

 

明台一个激灵从桌上跳下,理理自己的衣服希望给师哥师姐或者导师们一个好印象。

 

“咦,明台啊,来的挺早的嘛。”阿诚看到明台孤零零站在那里调笑着。

 

“阿诚哥……大哥……你们终于来了……”

 

明楼板着张脸,教训道:“没大没小,在学校里叫什么大哥。要叫老师知不知道。”

 

明台嘟囔着:“你又不是我导师……”

 

明楼拿出钥匙在开门没听清明台说了什么,阿诚耳朵尖听到了立刻把明台拽到了一边,小声嘱咐着:“大哥和你那个导师有些过节,你要是不想到了大学还屁股开花就管好你这张嘴。”

 

明台吓得缩了缩脖子,跟在阿诚身后:“阿诚哥,那个明明曼丽让我早点到,怎么实验室一个人都没有?”

 

看到明楼进了教授办公室,阿诚才不慌不忙把明台拉入了研究生办公室。收拾着自己位置上的东西,说道:“在实验室你那个小师姐要是九点半来就算早的了,看你这样子几点来的?”

 

“啊?”明台显得格外吃惊,“那我以后也能这么晚到?”

 

“你?听那个王天风的吧,说不定冲着你是大哥的弟弟指不定怎么折磨你呢。”阿诚幸灾乐祸的语气让明台很受伤。

 

“那我以后坐哪里?”实验室里有一个很明显的临时座位,但却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人占了。

 

“我们这个课题组是这个学校最好的,所以研究生博士生也多,你一个本科生本来就不能有固定座位的。”阿诚拿出电水壶接水烧水一气呵成,“你要不就在那个小座位凑合一下,要不就去大哥的办公室,他们那里常年二十三度还安静。”

 

“不要不要,这个小位置挺好的。”明台三步并作两步冲向那个座位。

 

“哎,小心……”阿诚刚刚想关照明台那个凳子腿儿是坏的,不能用力坐下。

 

“嘭!”明台躺在地上扶着腰,了无生念地望着一脸无辜的阿诚。

 

“我提醒你了,是你自己……”阿诚摊摊手表示自己不对此次事件负责。

 

明台在家可是明家老么,明镜最疼爱的小弟,但一旦出了明镜的羽翼之下,在明楼面前毫无地位可言。

 

明台揉着自己的屁股,愤愤不平地爬起来把凳子放好,试探着再次轻轻坐下:“阿诚哥……我以后难道都要在这里生活了吗?”

 

“对啊。”水不一会就烧开了,阿诚拿出两个杯子冲上了两杯茶,看着茶叶在沸水中打着旋,眼角自然的留露出笑意。

 

“那个我是不是也能配一把实验室的钥匙呀?”明台走到阿诚身边,一脸谄媚地问着,还试图拿起一杯茶来喝。

 

阿诚毫不留情地拍掉了明台罪恶的小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丢给了明台:“这是实验室的钥匙,你收好,以后来早了就自己开门进来,走得晚记得锁门哦。”端着一杯茶走向门口,“实验室的钥匙可是只有老师和研究生才能拿着的,一人一把,我可是照顾你才把我的给你的啊,弄丢了拿你是问。”

 

明台撇嘴看着钥匙,问道:“钥匙给了我,你会不会不方便?万一你要来实验室什么的。”明台好心好意地为阿诚着想,毕竟以后在这个实验室能保护他免受明楼“虐待”的人应该只有他的阿诚哥了。

 

“哦,没事。我平时都和大哥一起进出,有一把钥匙就够了。”阿诚回答的云淡风轻,说完就离开了实验室不带走一片云彩。

 

明台措不及防地石化在了原地,感觉自己以后的实验室生活前途一片昏暗……

 

——刚刚我听到了什么!为什么我有种被塞了一嘴狗粮的感觉!为什么我觉得他们才是一家人!我是多余的!我到底来了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啊!

 

TBC

当初是我从两个师兄手里接过的钥匙然后被秀了一脸,宝宝好委屈,但宝宝不仅要说还要写文!

评论(35)
热度(66)
© 诗三百 | Powered by LOFTER